日前讀者向本報反映,入夏之後,大量燕子在天壇祈年殿安營扎寨,他擔心燕子窩和糞便等會對殿內古代文物造成腐蝕等不良影響,天壇公園相關負責人表示,祈年殿由於不是封閉的,確實飽受燕子困擾,而且清洗困難。對此有專家建議管理方應在更偏向於保護文物的基礎上,再儘量滿足游人的觀賞需求。但動物保護方面的人士卻認為應該保護鳥類。
  現場:祈年殿柱子上儘是鳥糞
  致電本報的讀者表示自己從事文物保護相關工作,長期關註北京著名文物的保護情況,他發現隨著季節轉換,燕子又開始在天壇祈年殿安營扎寨,他認為燕子築窩和排泄糞便等都可能對殿內文物,比如金絲楠木等造成不良影響。
  前天中午,北青報記者進入天壇公園,還未走近祈年殿,便看到空中盤旋著數十隻小燕子,尖而細的叫聲唧唧喳喳傳來。“看那梁上幾個燕子窩,柱子上掉的燕子糞,燕子咋這麼喜歡這兒?”祈年殿門口,前來參觀的游人看著殿內的燕子,也不時詢問講解員。講解員回答,入春以後祈年殿的燕子便多了起來,“要進來我們也沒辦法”。從正門往殿內高處看,就至少可以找到3個大小不一的燕子窩,紅色、金色大柱上,多處可見掉落的鳥糞痕跡。祈年殿屋檐四周安裝有防護網,燕子無法停歇,而徑直從大門飛進飛出。
  園方:大殿太高只能“望鳥興嘆”
  針對燕子在祈年殿內搭窩,天壇公園相關負責人表示,燕子窩和鳥糞的問題今年特別明顯。這名負責人介紹,天壇公園綠化面積占到90%,林木眾多,鳥類活動頻繁。而祈年殿是公園最高的建築,且殿內空曠、涼爽,因此每到春夏吸引燕子進殿築巢。“我們想過很多種辦法,拉防護網、關大門、清理燕子窩等,都存在困難。”他介紹,祈年殿最早可讓游人入內參觀,出於保護,目前游人可隔門觀賞。有文物保護者提出,祈年殿可以考慮封閉大門,這樣就不會有燕子飛進去。而天壇公園相關負責人表示,如果在殿內安裝防護網,或將殿門口封閉,讓游客隔著玻璃參觀,殿內華麗的藻景、龍紋彩繪的觀賞效果將大打折扣。
  據介紹,祈年殿每天有保潔員清理地面和陳設上的鳥糞,但大梁和楠木柱將近40米,太高,即使搭梯也無法夠到,因此只能“望鳥興嘆”。公園曾考慮過借用高車清理,但這樣的大型機械如何搬入殿內也是難題。殿外的三層漢白玉圓台,同樣是重要文物,也不允許受到機械損壞。
  專家:古殿應首先偏向保護
  首都規劃建設委員會專家、古建文物保護教授王世仁表示,鳥糞對古建築有腐蝕作用,如何抵制燕子窩和鳥糞,幾乎是所有古建都面臨的問題。但大部分古建整體封閉,要做的是防止燕子在房檐築巢,祈年殿這樣開放性的重要古建,要杜絕燕子窩的確較難。王世仁介紹,此前祈年殿、故宮等重要古建,游人都可自由進入,對地面和室內陳設造成了一定磨損。隨著文物保護力度逐漸加大,重要古建逐漸限制游人入室參觀,故宮大部分宮殿則只能隔著玻璃窗觀賞。他表示,古建如果迫切需要保護,管理方應在更偏向於保護的基礎上,再儘量滿足游人的觀賞需求。
  動保人士:鳥糞腐蝕力度不大
  鳥類保護與古建築物保護間的矛盾一直存在,北京鳥類保護協會相關負責人表示,鳥類對古建築的損壞通常表現在兩個方面,一是其糞便對建築物腐蝕,但她解釋說這種腐蝕力度並不大,只會對建築物表層的漆畫造成影響,不會腐蝕到其內部結構,而漆畫可以修複。
  另一方面是鳥類棲息在古建築物上造成的抓痕。對於這些損害,她認為“即便修複有困難,沒有鳥類的影響,漆畫也會隨著時間而自然損壞”。她認為鳥類可能確實會對古建築物造成一定的影響,但也應該是在可維護範圍之內,怎樣去解決這個問題,就得相關單位自己想辦法了。
  文/本報記者 周敬啟 李澤偉
  實習生 廖福程 攝影/本報記者 賈婷
(原標題:燕巢頻築祈年殿 古建保護成難題)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ab00abbigf 的頭像
ab00abbigf

walmart

ab00abbigf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