□本報記者邢東偉
  今年,海南夏天的雨季比以往來得更早。
  6月12日早上7點左右,下了一整夜的暴雨還沒有停下來的意思。儋州市人民法院門前,幾十名信訪群眾已經在焦急等待,三五成群地擠在走廊下躲雨。本是8點正式上班的工作人員也早早打開法院大門,做著接訪的準備工作。
  “這麼大的雨,來了不容易呀。”8點05分,看到有來訪群眾走進法庭,海南省高級人民法院法官劉彥貴笑著問候道。
  “是呀,我都感冒了。”來訪的符大爺也笑著回答,剛進門時的緊張氣氛頓時煙消雲散。
  因為政府拆遷補償款問題,符大爺四處上訪,已經3年有餘,仍然懸而未決。
  “你一直沒有向法院起訴,我們也是鞭長莫及。就像你生病了,不去醫院掛號,醫生怎麼為你治療呢?”劉彥貴用淺顯易懂的語言向符大爺釋明法理,並告知可能的救濟途徑,符大爺感激地離開了。
  8點10分,一位40來歲的中年婦女神色匆忙地走進法庭,情緒激動,不肯坐下說話。
  “大姐,你坐下,不要哭,慢慢說。”海南省高院副院長傅勤耐心勸解道。
  這名婦女叫趙日秀,是儋州市那大鎮村民,在自家宅基地上建好房子,而鄰居李永春則認為侵占了他家宅基地的面積。
  2011年,李永春將趙日秀告到法院,趙日秀一審敗訴,上訪至今。
  “我建了一個1米高的瓦房,沒有房子住,隨便搭起來的,現在李永春卻讓我們拆掉房子,這日子沒法過了。”趙日秀滿眼淚花。
  “從材料來看,一審法院應該測繪你家土地的坐標。”傅勤說,如果你家小瓦房是在你的用地範圍與法定坐標內,你的官司就不會輸。但是一審判決沒有對這個坐標進行鑒定,所以你們輸了。
  傅勤繼續說:“你別太著急,有理說理。大姐,你們應該找國土局、規劃局,問問怎麼確定你們土地的坐標。一旦劃定坐標,誰侵占了誰的地都不行。”
  “我們是地地道道的農民,什麼都不懂。省高院的法官告訴我們下一步該怎麼辦,讓我們很感動。”趙日秀丈夫梁可信握著傅勤的手說。
  直到12點30分午飯時間,大接訪活動仍在繼續……
  原本設定活動到下午5點結束,但仍有從偏遠山區趕來的上訪者。截至當天下午6點,設在儋州法院的省高院大接訪活動共接訪案件73宗97人,當場解決23宗。
  傅勤接受《法制日報》記者採訪時說:“實踐證明,司法部門的信訪工作,不僅應當從心理根源上讓人民群眾的糾紛真正得到解決,而且必須強調在信訪工作中建立並維護民眾對司法的信任,這是信訪工作法治意義的體現。”
  “利用信訪工作方法靈活多元、群眾化的特點,同時堅持法律,維護司法,協調個案公正與社會公正。這些舉措,能使民眾通過信訪工作建立起對司法的信任感。”傅勤說。
  記者瞭解到,根據海南省委關於大接訪的要求,海南法院系統今天開始集中大接訪,海南高院在海口、三亞、儋州設立三個接訪點。海南法院系統大接訪已經持續了10年。
  本報儋州(海南)6月12日電
  (原標題:在接訪中樹立司法公信)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ab00abbigf 的頭像
ab00abbigf

walmart

ab00abbigf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